草莓视频了app在线下载

……

桐城。

一场大战结束,路边倒毙尸体,百里之内都弥漫着血腥气,夜晚降临之后,风吹得山上的密林哗哗作响,隐约听见半山腰有哭喊的人声,隐隐还有火光,但一阵大风吹过,哭喊声听不见,火光也不见,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鬼魅。

脚步沙沙响,一个挎着腰刀的兵丁快步钻进了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借着火光,向坐在干草上一名将领抱拳躬身:“掌盘的。”

那将领身披铁甲,正拿着手中的长刀,拨弄着面前的火堆,火光正照着他的脸,他脸色蜡黄,低眉棱眼,嘴唇很薄,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手却很稳很有力,手中的长刀被他耍的像小刀似的,听到兵丁的汇报,他抬起头,目光冷冷望过去:“都处理干净了吗?”

“都杀了,一个不留。”兵丁回答。

蜡黄脸点头:“很好,出去吧,不管你接下来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踏入洞中一步!”

“是。”

兵丁的态度极其恭谨,他看向“蜡黄脸”的目光里,不只有“敬”,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恐”。

兵丁退了出去,蜡黄脸站起来,将手中的长刀插回刀鞘,弯腰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小刀,向角落里走去。

篝火闪动,隐约看到,山洞角落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一个低着头,双手被捆在一块大石头上,双脚也被捆着,但身上却披着铁甲,看起来也像是一个将领的人。

蜡黄脸站住脚步,先歪头看了一眼,见石头上的人并没有苏醒的迹象,于是面无表情的解开腰带,照着对方的脸,簌簌的尿了起来。

爱笑的牛仔裤女生

石头上的人被哧醒了,一个激灵,慢慢睁开眼,抬起了头。

第一瞬,他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他只记得兵败之后,自己带了十几个亲兵拼命的跑,途中差一点被一伙官军追到,幸亏一队兵马从旁边杀出来,救下了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义父去年在庐州刚收的一个义子,名字叫刘志。

义父收义子收的多,其中不乏炮灰,今日收了,明日可能就死,加上他张化龙入献营入的早,现在在所有的义子中,排行老九,算是比较靠前的,因此他对后面的“兄弟”根本不在意,更不用说情义了,但想不到在危急时刻,刘志竟然能带人救他,他极为感激。

杀退追兵之后,两人合兵一处,到山上躲藏。

说起来,刘志真是有两把刷子,既使是在逃亡中,队伍中居然也带有酒和肉,于是,两人一边喝酒吃肉,一边想着怎么和义父的大军汇合。桐城一战,他们败了,损失了不少兵马,但主力受损却不多,在一众部将和干儿们的卫护下,义父张献忠已经成功逃走,往东面去了。

只要和义父的老营汇合,他们就不怕官兵的追击了。

但喝着喝着,张化龙就觉得头有点晕,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就觉得脸上水孜孜,唇边有咸味,朦朦胧胧中,一个人正站在他面前系腰带。

啊。是刘志!

张化龙猛然惊醒。

只是他们原本是坐在洞中喝酒吃肉,商议怎么回归老营,怎么忽然的就换了一个场景?等意识到脸上的液体和刘志系裤腰带的关系后,张化龙登时就勃然大怒1,竟敢对着我尿尿,简直是不想活了,怒不可遏中,本能的就想要拔腰间的长刀,但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竟然都已经被捆住了!

因为排名老九,资格老,在兄弟们之间平常也跋扈惯了,脑子发冲,一时根本转不过弯来,张化龙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刘志,你他么干什么?竟然敢绑老子,是不想活了吗?”

刘志却不回答他,面无表情的系好腰带,将小刀拿在手中,借着火光,仔细的检查锋刃。

原来,是他当日从乞丐王手中抢到的那把倭刀。

“刘志,你他么放开我!”张化龙继续挣扎。

刘志检查完了锋刃,慢慢蹲下来,用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盯着张化龙的脸。

张化龙脸色变了,或者说,他终于是感受到了刘志身上那股强烈的死亡之气,不由自主,张化龙向后缩了一下,硬着头皮,色厉内荏的说道:“刘志,你到底要干什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啊,快放开我,不然可别怪我翻脸!”

刘志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只盯着他的眼,鼻子,嘴,最后到他的裆部,那阴冷的表情,令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放开我!”巨大的恐惧笼罩在张黄的心头,他第一次觉得,刘志是一个变态,真不该和他在一起喝酒,嘴里吼道:“放开我,来人,快来人啊!”

他想要呼唤他麾下的亲兵。

没有回应。

只是有他干哑的嗓音在山洞中回荡。

张化龙脸色发白,无人回应的恐惧和刘志嘴角那一抹不屑的冷笑让他明白,他的亲兵已经被处理掉了,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了,而今晚的一切就是一个局,虽然他猜不出刘志的用意,但刘志凶狠的目光却让他明白,如果不求饶,今日怕是必死无疑,于是他瞬间就软了,呼喊变成了哀求:“刘志,咱们都是兄弟。有什么话好说,你干嘛把哥哥我绑起来呢,快放开哥哥,有什么话都好说……”

刘志突然说话了,声音冰冷:“问你一个问题,左手,还是右手?”

张化龙莫名其妙,什么左手右手?

“我问你,当初你碰郑小姐,先用的左手还是右手?”

刘志依然是面无表情,但额头上的青筋却是一根根凸显了出来,眼珠子好像也有点发红,显现出他心中强烈的激动,手中握着的倭刀几乎就要捅到刘化龙的眼珠子上了。

张化龙明白了,原来刘志今日所为,乃是为了去年庐州城下之事!

当日,为了逼迫庐州知府郑履祥投降,张献忠将郑家小姐扔在城墙下,令张化龙施展手段,不过不等刘化龙得手,刘志就杀了郑履祥,开城投降,战后,张献忠依照承诺,将郑家小姐赏给了刘志,并收刘志为义子。

事情过去了半年多,张化龙都快忘记这件事了,在他心中的,女人如衣服一般,不要说他没有得手,就算得手了又怎样?粮食战马不好找,美女还不到处都是,只要看上了,就可以抢来吗?

因此他一直都不觉得,这会成为他和刘志的恩怨,加上刘志并不起眼,所以渐渐的,他已经忘记这回事了,到现在猛听到郑小姐的名字,看到刘志狰狞的表情,立刻明白,这是刘志不忘去年之事,要报复他啊。

“好兄弟,当日之事不怨我,那是义父命令,我不敢不听啊,再说了,我也没有得手啊,郑小姐还是干干净净,现在你得了她,正好是神仙一对,只要你放了哥哥我,哥哥一定重重的补偿于你……”

虽然一向都是跋扈嚣张,但骨子里张化龙却是一个胆小鬼,今日面对阴冷如死神的刘志,头上立刻就冒出了冷汗,身体哆嗦的像是风中的蒲公英。

但刘志却根本不管他的哀求,只固执的问:“左手还是右手?”

“好兄弟,求你饶了我吧,当日都是我的错。别的没有,哥哥这些年攒下的金银财宝,足足有一大车呢,只要你放了哥哥,那些财宝都是你的……啊~~~”

张化龙原本是哀求,但后来却变成了惨叫。

原来刘志等不到他的回答,于是便直接动手了,一个拧步转到了他的身后,抓住他捆在石头上的左手,冷冷道:“那就左手吧。”刀锋一切,从他手背上削下了一片肉。

“啊!”张化龙疼痛欲死。

“你狗一样的东西也敢碰她,你碰她一下,我今日就要让你用十刀偿还……”刘志说话慢条斯理,并不咬牙切齿,但却自有一股气质,阴冷的让人浑身发寒。

眼见不得免,张化龙身子里的那点悍匪之气也被激发出来,嘶吼道:“刘志,你杀了我,义父不会放过你的……啊~~”

“他永远不会知道的。”提到张献忠,即使是面无表情,剔骨如削泥的刘志,眼角也忍不住剧烈跳动了一下。

那才是真正的杀人魔王,与之相比,自己杀的这点人,九牛一毛都不够。

“他会派人找我的,到时你就死定了~~啊,疼死我了……”张化龙疼的快要晕过去了,但为了活命,依然拼命在嘶吼。

刘志动作不停,冷笑:“失踪了这么多的义子,你见他找过哪个?活着的,能替他卖命打仗的,是他的干儿,死了就是孤魂野鬼,他一滴眼泪都不会为你流的。派人找你,那更是痴心妄想!”

“刘志,你……”张化龙彻底绝望了–刘志说的是对的,张献忠就是这样的人。

刘志刀锋不停,连刮带削,在张化龙的惨叫声中,他左手很快就被剔成了五根白骨。

张化龙拼命挣扎,连哭带喊,但奈何他被困在巨石之上,无法动弹。刘志又心如钢铁,他喊的再是凄惨,也难以影响到刘志的心志。剔完了左手,再剔右手。刘志的动作认真又仔细,完就是一个熟练的剔骨手,在张化龙杀猪般的嚎叫声中,将他的双手剔成了十根白骨。

大功告成,刘志轻轻一扭,就将其扭成了一断一断,到这时,张化龙再也承受不住,疼的晕死了过去。

山洞外。

在周围警戒的几个兵丁听到洞中传出的鬼哭狼嚎,一个个都是脸色发白,他们都是刘志从庐州带出来的原大明官兵,当日为了保命,随着刘志一起投降了张献忠,经过挑选和考察,刘志最后留下了他们中间的六十个人做了自己的亲兵,其他人,不是死于意外,就是被刘志亲手处决掉了。

如果说最开始,这些人还不是太情愿接受刘志的领导,毕竟当日投降时,刘志只是一个小小的巡城百总,但经过这半年里,尤其是领教过刘志的残酷手段和深沉心机后,他们对刘志又惧又怕,对刘志的命令,已经是百分百无条件的服从,即便刘志今日命令他们,将张化龙的亲兵部砍杀,他们也丝毫没有犹豫–掌盘的命令是不能违抗,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

山洞里。

张化龙幽幽醒来,目光看见站在面前,像是魔鬼一般的刘志,他已经是屎尿齐出,熏臭无比,嘴里哀嚎道:“饶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不会杀你……”刘志面无表情。

张化龙重新燃起生的希望,惊喜的身颤抖,哭道:“只要你能放了我,我所有的财宝都是你的。”

刘志摇头:“我不要财宝,只要你留下一件东西。”

“行行,我什么都给……”张化龙哭道,为了活命,他已经是不顾一切了。

刘志冷冷一笑,在他面前蹲下来,手中倭刀指向他的胯间:“如果我要你这件东西呢?”

“啊~~”

山洞外的兵丁听到一声惨绝人寰的声音从洞中传了出来,就像是鬼叫,暗夜之中,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然后洞中忽然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任何声音。

兵丁们相互一看,都知道,那个人已经没了。

山洞里。

刘志将倭刀在刘张化龙的尸体上慢慢擦干净了。

命根子被切,鲜血如注,张化龙不是被杀死,而是硬生生地被疼死的。

不知道是因为张化龙临死前的惨叫,还是因为刘志身上的阴冷气息,原本熊熊燃烧的火堆,在这一刻竟然是暗了下来,昏暗之中,只看到刘志蹲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倭刀。

外面忽然脚步急响,刘志猛地站起来,叫道:“谁?”

外面的人吓了一跳,急忙单膝下跪:“是小的,金忌九。出大事了!”

声音里带着哭腔。

金忌九原本是庐州城中的一个巡城旗长,归刘志统辖,张献忠攻陷庐州时,他随着刘志一起投降,又经过刘志的几次考验,确定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就将他任命为了自己的亲兵队长。前日大败,一片人仰马翻之际,刘志带人断后,却命令金忌九率领亲兵,保护郑小姐撤离。

听到金忌九声音不对,且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刘志脸色顿时大变,两个箭步就冲出了洞口,急问:“什么大事?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小姐呢?”

火把照耀下,一个劲装汉子正单膝跪在洞口,听到刘志问话,他抬起头,一脸泪水的说不出话。

刘志心头那股不祥的感觉更加强烈,上前一步,吼道:“到底怎么回事?说!”

“小姐她……被抢走了?”金忌九哭道。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刘志蜡黄的脸,瞬间就涨的通红,右手握住刀把,眼珠子凸出,像是要杀人。

“小的保护小姐一路撤退,总算脱离了官兵追杀,成功的和老营汇合,不想……不想……献帅帐里缺一个服侍的,周边又没有女人,于是他们就……”金忌九说不下去了。

但刘志却已经明白了,只觉得眼前发黑,差点晕过去,上前一步,狠狠一脚踹在金忌九的胸口,将他踢了一个筋斗,怒道:“为什么不阻止?”

“小的阻止不住……”金忌九哭道:“他们说,献帅用用就好,又不会少一根头发?”

不等他说完,刘志就大吼:“走走,快走!”

状若疯狂的往山下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