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二维码

pear二维码 百里悠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不仅沐七夕愣了,肖茗寒愣了,就连他本人自己也有些愣。

他对沐七夕的感觉……

怎么说呢?

刚开始是觉得她有趣,和别的女子不同;后来是她说把他当朋友,他觉得温暖;再后来是一次次地认识到她的特别。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遗憾,但他自认为很理智,怎么会忽然说出这句话来的?

难道,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对沐七夕……

百里悠猛地打了个寒颤。

“我的意思是,我在暗中还有一部分势力,可以暂时将你隐藏起来,等这件事情平息后你再回来。”

绷着脸,百里悠的表情正经得不能再正经,连背脊都不自觉地挺得笔直。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越正经,才是越心虚。

“我还以为你不要命了敢当着我的面挖我师兄的墙角。”

肖茗寒半开玩笑地点明,随之又不屑地打量他两眼:“挖也是白挖,你给不了七夕想要的。”

清纯美女头戴花环噘嘴俏皮美图

“说得像是你多了解她似的,你们才认识几天?”

自从出城后,百里悠就一直很严肃,一直没理会肖茗寒的挑衅,这会儿却又故意跟她闹上,冲淡了刚才尴尬的气氛。

沐七夕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说真的,刚才她还真是被吓了一跳。

她觉得百里悠很不错,有城府,有思想,也有原则,即使有所隐藏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是那种不折手段的人,她是真心想交他这个朋友。

但仅仅是朋友,绝对不可能再进一步。

即使没有百里连城也不可能。

就像茗寒刚才说的,百里悠给不了她要的,如果百里悠刚才那句话真是那个意思,就真心尴尬了。

“从目前来看,我们之前说的那些都对,这是好消息,但同时也说明危险性极大,我不赞成继续查探下去了,即使要查,也要叫上六皇弟。”

和肖茗寒闹了两句,眼角观察着沐七夕,见她的脸色恢复了,百里悠又转回话题:“七夕,别逞强,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

他以为沐七夕故意瞒着百里连城是因为想逞强,想证明自己,却不知,她只是单纯地担心,怕遇到危险时百里连城会解封力量。

沐七夕笑笑,没有解释,只说道:“那计划改变,我们再往下查探一半,至少让我知道对方的一些具体线索,有点儿防备也好。”

肖茗寒和百里悠对视一眼,难得和平地达成共识:“好。”

三人再次回到昨天的打斗地点,仍然是百里悠负责纵览全局,肖茗寒负责警戒,沐七夕负责侦查。

这次小叮没再提示有敌人出现,沐七夕专心收集数据,在小叮的帮忙分析下,很快便得出结论:“总战斗人数22人。”

“棋云山的6人,天一带来的16人,刚好22人,也就是说,压根就没有敌人,全部都是幻觉。”

百里悠刚分析到一半,肖茗寒忍不住提出质疑:“但是暗卫们一开始是在远处侦查,也能看到幻觉?”

她提出的这个质疑很重要,暗卫们的侦查不仅在远处,而且在暗处,但是他们也同样陷入了幻境,那对方控制幻境的范围得多大?

百里悠摸着下巴,习惯性地拿出美人扇扇着,反复思索:“那除非对方的幻境不是针对范围,而是直接针对人心,也就是说,他真的能未卜先知,也……”

“也就是说,他真的是利用宝物,而且因为自身实力不足,没发挥出宝物的全部力量,所以两次伏杀都失败了。”

没等百里悠说完,肖茗寒接过话去,接着往下分析。

“嗯,那我们就先照这条路子查下去吧。”

三人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城门口,不过城门早就关了。

沐七夕冲他们打个手势,表示按原计划行动,各自想办法进城。

肖茗寒正要说话,却见沐七夕居然凌空飞了起来,并且逐渐融入了夜空,消失不见。

“啊……”

御风而行是武灵的标志,凭空消失更是闻所未闻,要不是亲眼所见,肖茗寒怎么也无法相信。

百里悠也是一脸震惊。

其实此时的沐七夕还没有离开,就隐在半空中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直到确认他们只有吃惊,并没有阴暗或者贪婪等的情绪出现,她才放心离开。

她现在已经19级,总共获得了7张卡片,已经绑定了2张,还有5张空白,且使用时间已经提升到每小时11分钟。

现在,她不过是同时使用了“飞鸟”和“变色龙”罢了。

第一次尝试两张卡牌组合使用,连她也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叮!完善系统有惊喜,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系统做不到。”

她的人飞在空中,还听到小叮在臭屁地宣传自己,同时又再次提醒她,加紧寻找灵珠。

“知道啦,火灵珠应该是真的在沐文轩身上,我已经布置好了,你等着吃就是了,你这个吃坑货!”

吃货加坑货,等于吃坑货。

沐七夕觉得没毛病,小叮却是立即大声抗议:“你才吃坑,你全家都吃坑!”

“哈哈哈,我全家也算上你,说到底你还是吃坑货。”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沐七夕心情愉快,一边隐身从空中飞过城墙,一边和小叮斗嘴打趣。

却不知道,在她身后很远的地方,百里连城站在树干上,也亲眼目睹了她的飞翔和消失。

“夕……”

口中低喃,百里连城只觉心里憋得慌。

他以为自己虽然不是很了解夕,但起码不会太离谱;他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只要自己真心相对,夕一定会爱上自己,可是为什么,夕总是让他意外?

难道夕故意支开他,故意瞒着他,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知道这些?

可为什么又要在百里悠面前展示?

夕真的信任百里悠超过他?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旦开始怀疑,就会一直往里面钻牛角尖,越想越觉得自己想得有道理,越想越觉得是真的,也就越来越陷入不可自拔。

就像此刻的百里连城,越想越难受,越想气息越紊乱。

最终,“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眉间的菱形标记诡异地发出绿光,他忽地觉得头晕目眩,栽倒掉在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