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去广告

“嗯,已经有了眉目,不过,我有件事和商量。”

“说。”

“暂时我们不能动她,留着她还有更大的用处。”

“更大的用处?”苏念不解,“应该知道,我很恨她。”

慕斯年上前轻轻的将苏念拥在了怀里,“我知道,正是因为恨她,所以才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连根拔起,否则的话,她还是会死灰复燃,那样的话麻烦更多,而且现在她背后的人会想尽办法护着她,我还要找出她背后的人。”

闻言,苏念沉默了几秒,“那要等多久?”

慕斯年低头吻了吻苏念的发丝,“不会太久的。”

“嗯,那我等。”苏念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的一角。

这次她悟出了一件事,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心里只有善良是不够的,不去招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也会不来招惹。

慕斯年的说的对,与其每次除去一点,不如等待合适的时机,连根拔起。

正说着话,苏念病房的门敲响了。

进来的人是慕枫。

青葱年华清纯美女户外日记

见到慕枫进来,慕斯年心里有数,这两天慕枫也在查这次的事情,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慕斯年心里清楚,也没有阻止,而且慕枫这个正好可以用来做烟雾弹。

苏念则是对慕枫的到来感到诧异,上次在老宅,慕枫那几句轻挑的话可是刷新了苏念对他的认识,导致现在苏念对慕枫的印象可是不怎么好。

“好些了吗?”慕枫问。

苏念看看慕斯年,然后点点头,“多谢关心。”

人家都来了,而且是好意,总不能对人甩脸子,赶出去吧。

慕枫仔细的瞧了瞧苏念的脸色,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接着,慕枫转头对慕斯年说,“我有事情想和说,在这,还是出去?”

“去外面等着。”慕斯年淡淡的说。

慕枫也不在乎慕斯年的语气和态度了,转身就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下转身对苏念说,“好好的休养,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苏念一愣,接着又点了点头,“谢谢。”

慕斯年眉头微皱,他的妻子何需要慕枫来关心嘱咐,“的话太多了。”

慕枫挑挑眉毛,接着就出去了。

“他好奇怪。”苏念见慕枫出去了,才和慕斯年说话。

“嗯。”慕斯年替苏念盖好了被子,“我出去会,很快回来。”

“好。”

慕枫出去之后就站在了门口,看见慕斯年细心体贴的找照顾好苏念,看见苏念在看慕斯年的时候神情上的依赖,慕枫眼中的光终是黯淡了。

慕斯年很快就出来了,“说吧。”

慕枫苦笑,接着就收敛了心思,开始说正事了,“我这两天闲着没事,做了些事情,我想应该让知道。”

接着慕枫就把自己查到的对苏念下手的人的消息都跟慕斯年讲述了一下。

“能确定?”慕斯年不动声色的问。

“嗯,自己心里也该有数不是吗,当初元家的事情难道不是做的?”慕枫反问。

“我知道了。”慕斯年淡淡的点头。

听到罪魁祸首,慕斯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愤怒的样子,慕枫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迟疑了一下,慕枫还是忍不住问,“她……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慕斯年瞥了他一眼,“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事情。”

说吧,慕斯年转身就走,慕枫出声叫住了他,“等一下。”

“说。”

“我母亲,蒋艳,把她怎么样了?”慕枫问,虽然下定了决心不再管蒋艳的事情,也要和她断绝关系,但是那毕竟还是他的亲生母亲。

这段时间根本没有蒋艳的任何消息了,慕枫也不是希望蒋艳再来找他要钱,或者是再来找他闹什么的,只是希望知道一个消息,而且也不奢望别的,只要蒋艳的命还在就好。

“如所愿。”

“如我所愿?”

“还活着,再也不会出现。”慕斯年微微转头,“这不是所希望的?”

慕枫一怔,这的确是他多希望的最好的状态,和蒋艳之间他已经尽力了,但是蒋艳就是个无情的黑洞,他只想远离,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的接触了,不管别人说他狠心,说他无情都好,他不在意,那些人没有经历过他的人生,他们什么都不懂。

而那个唯一懂他的人,他也只能遥遥的望着,期待着在某个时间能和她说说话,看她笑一笑。

“嗯,我清楚了,多谢留着她的命。”这是慕枫第一次对慕斯年说谢谢,他从来都是站在慕斯年的对立面的,但是现在慕枫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改变了。

他以前不过是自欺欺人,觉得自己能斗得过慕斯年,觉得他能像慕斯年一样掌控慕家,甚至会比慕斯年做的更好,现在他看清楚了,弄明白了,他的确是比不上慕斯年的。

所以他放弃了,不打算反抗了,也不去想那些不属于他的东西了。

他只想做好他自己。

慕斯年微挑眉毛,慕枫这是顿悟了?

也好,也省得以后他再亲自动手了。

慕斯年什么都没有说,回了病房,慕枫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慕斯年进去之后,苏念很开心的对着他笑,然后和慕斯年说着什么。

看了一会,慕枫笑了笑转身走了,他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他该退场了。

“他找是什么事情?”苏念问慕斯年。

“他去查了这次的事情,来告诉我他查到的东西。”慕斯年轻声跟苏念说,“我有个想法,我们还是现在就去解决这件事。”

苏念疑惑的看了看慕斯年,发现慕斯年的眼中带了一丝的玩味,“想怎么做?”

慕斯年轻轻笑了笑,“配合演出。”

于是乎,慕斯年的人在调查的时候开始按照对方引导的方向去查了,中间出了两次小小的差池,但是最终查到的结果还是对方希望看到的那样。

慕斯年的处理方式十分的高调,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元家的人对慕斯年的妻子下黑手,得罪了慕斯年。